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万物互联

魂灭神域 第七十二章 难如上青天

万物互联  |  2020-04-01  |  来源:开远物联网云平台

魂灭神域 第七十二章 难如上青天

楼炎看这阵势,也顾不得前路的凶险了,往上面逃或许会晚点死,而往下面逃,现在就会死!

拉着月倾的手,楼炎拼着不断消耗的魂力,在魂灵仙宫揽月的护身下,转身就往断魂崖山顶上跑。

楼炎一跑,几十只黑色巨鸦呱的振翅就开始追击。

白展宇和长孙诩,看着逃跑的楼炎和从后面追来的巨鸦,脸色阴沉,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声“混蛋”之后,便也同样火急火燎的向断魂涯山顶跑去。

楼炎拉着月倾在前面,魂灵弥漫着洁白的光晕,双眼灵光闪动,在黑暗中泛着荧荧光辉,照亮前路,他的身体,越来越冷。

白展宇和长孙诩跟在后面,丝毫不敢怠慢,长孙诩还在惊慌之时,一脚踩在了山崖脚下的尸体上,本就惊魂未定的长孙诩,一脚踩在一堆软肉上,吓了一个跳脚!

借着魂灵的微光,长孙诩瞥眼一看,那不正是走散了的巅峰大魂武师崔昌鹰么!

见到崔昌鹰的尸体,长孙诩心里越发凉飕飕的,后悔跟着楼炎冲进了这断魂崖之中。

现在也容不得长孙诩多想了,只能和白展宇跟在楼炎后面往山顶上狂奔,虽然他们也知道前路也许并不比后路安全,但是至少前面有两个探路的。

静静的夜空下,一轮完整的明月高高悬挂,月华如水,繁星点点。高耸而立的断魂崖上空,却漂浮着一团诡异的黑云,将断魂崖尽数包裹在其中。

“呜...呜...”时高时低的阴寒凉风声,似催命一般,仿佛有无数冤魂在此徘徊呜咽。

险峻的高山之巅,怪石嶙峋,或如狰狞的魔兽,或如凶恶的鬼怪,此山如同被天地伟力形成的巨斧怒劈而下,只剩下一半险恶的陡峭深崖,其面宽不可丈量,其渊深不可见底。

这就是阳山城外,凶名赫赫的断魂崖!

从崖脚通往崖顶的山路,有两百丈宽,千丈长,就是这平时在魂武修眼里不是多么雄伟的大山,却危难重重,步步致命。

这本该平坦的山路,充满了怪石,仔细一看,这哪里是什么怪石,这不管是形似魔兽,还是形似鬼怪的石头,明明就是真正血肉之躯石化而成啊!

或狰狞,或不甘,或恐惧的石像,表情惟妙惟肖,在这偌大的断魂崖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条山路。

谣传,有好事者,曾为一方王者,听闻断魂崖之事,决定一观其貌。

然而,一日后,黯然而归,三日后,魂飞魄散,陨落前曾留有感叹:

噫吁嚱,危乎高哉!断魂崖之难,难于上青天!

......

“呱呱呱...”

在低沉的嘶鸣声中,后面的几十只黑色巨鸦射来了大片的黑羽,如此多的巨鸦一起释放魂力攻击,其黑羽遮天蔽日,大有席卷天下之势!

在前面跑,探路有探路的危险,在后面跑,殿后有殿后的危险。很不幸,现在看起来殿后要比探路危险。

奔跑中,楼炎见得后面如此攻势,魂灵剧烈波动,身形更快的向前窜去。

呼呼的风声,吹的一旁的月倾俏脸生疼,吹的楼炎的仙宫楼阁忽明忽暗...

此时断魂崖怪石嶙峋的山路上,四道身影在往山顶上拼命飞窜。楼炎和月倾紧紧在一起位于最前方,白展宇在其后一段距离,长孙诩紧随白展宇。

“啊!展宇兄,救我!”

突然,一声不甘的惨叫大声传来,在高耸的断魂崖上回荡着。

是长孙诩!

只见长孙诩已经被遮天蔽日的黑羽重重包围,黑羽如同飓风般旋转着,老远看去,长孙诩魂灵发出的荧光,已经微不可见。

听到长孙诩的惨叫声,白展宇回头看了一眼,随即一咬牙,扭头便加速往山顶上跑,朝着楼炎的方向追去。

此时的白展宇也是心中有些后悔,一开始他们一行人截杀楼炎的时候,他没有尽力狙杀,本想着戏弄一番这阳山城的第一天才。

将这些所谓的天才踩在脚下,戏弄而死,是多么爽快的一件事啊。

可是,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现在白展宇只想着怎么逃脱困境,前面的楼炎没有什么大碍,白展宇也只能跟着向前了,不过他还要尽力应付后面的攻击。

这样一来,白展宇不仅杀不了楼炎,还跑不过楼炎,最憋屈的是他还在后面给楼炎殿后。

断魂崖之上,三道人影不断的往山顶狂奔,这要是在了解断魂崖的人看来,非要惊掉下巴,眼珠子掉在地上不可!

断魂崖是什么地方?

那是成千上万年来没有一个凡人能涉足的地方!

那是无数寻宝魂武修丧命的地方!

那是连王者都含恨而终的地方!

但是,今天这上崖的路上,怎会如此平静?

如果楼炎他们要是知道断魂崖的内情的话,恐怕现在就不是往崖上狂奔了,而是掉头往崖下面狂奔了,哪怕下面有这么多的黑色巨鸦。

“呼...呼...”重重的喘息从楼炎的口鼻中传出,这时候的楼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。

奔袭、战斗、重伤,如果换做是一般人,早就倒在了中途,更何况楼炎还带着一个月倾呢?

楼炎也在想,这次,恐怕真的是要死在这里了吧!

千丈的距离,对于魂武修来说,并不是很远。还没到达崖顶,已经能够感受到涯底深渊吹上来的森寒的阴风声了。

马上就要到崖顶了!

“呱呱呱......”追赶楼炎和白展宇他们的黑色巨鸦,突然乱叫了起来,停滞不前,在山崖中间盘旋着。

对于后面的巨鸦出现的变故,楼炎先是一惊,最后又是眉头皱了起来。

黑色巨鸦这种反应,只能说明前面有什么让它惧怕的东西。能让黑色巨鸦都惧怕的东西,将会是何等存在?

楼炎能想到的事情,白展宇也能想到。

随即楼炎和白展宇相互对视了一眼,都停下了脚步。

三人都是有些气喘吁吁,断魂崖的气氛本来就很诡异,停下来之后,谁都没有说话,在那里平复心情。

但是谁又能真的静下心来呢?特别是断魂崖深渊下似乎传来了什么异动,让他们几人感觉到越发的压抑。

此时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,前有万丈深渊,后有凶神恶煞,楼炎的身体状况已经极度糟糕,灵力消耗殆尽不说,魂灵散发的至阴至寒之气更是让他浑身直哆嗦!

另外,还有一个白展宇在虎视眈眈。

“哈哈哈哈哈.....”

楼炎这时竟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,此刻楼炎衣衫破碎,浑身汗水淋漓,魂灵暗淡,嘴角鲜血未干,看起来颇为狼狈。

就是这副狼狈的模样,楼炎却笑的如此张狂。

“你笑什么?”白展宇看着莫名其妙哈哈大笑的楼炎,狠狠的说道:“莫非是疯了不成。”

“楼炎哥哥!”月倾扶着楼炎的手臂,也有些担心的轻唤了一声。

对于潜在的凶险,楼炎自然也知道,断魂崖非徒有其名,以他现在的残躯,今天怕是走不出这里了。

“我笑什么?”

“我笑上天带我楼炎真是不薄啊。从小身在大族世家,享尽荣华富贵;天赋异凛,武道一途坦荡通畅;就连到死,还有像你白展宇这样的天才陪葬!我如何能不笑啊!”

说完,楼炎也不去看白展宇脸色阴寒的表情,而是转过身来,轻轻的拉住月倾的双手,看着身边不离不弃的倩影,心头不禁深深自责。

此时的月倾哪里还有月家四小姐平时矜持温雅的模样?

因为长时间的奔逃,体内本就不算浑厚的灵力已经消耗殆尽,高挺的酥胸起伏不定,已经被汗水浸湿的白色连衣裙,勾勒出动人的曲线。

那被灌木树枝划破的几处衣衫破布随风摇摆,秀丽的小脸略显苍白之色,脸上被荆棘划破的一侧,一道淡淡的血痕竟然显得分外妖娆!

一时间,楼炎看得竟有些痴了。

天津治疗男科方法灯盏花素片是治什么的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

烟台看妇科去哪个医院
乌鲁木齐最好的妇科医院
乳腺增生吃点什么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