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区块链

不死武帝 第一卷_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葫芦

区块链  |  2020-03-30  |  来源:开远物联网云平台

不死武帝 第一卷_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葫芦

陈封的这个方法,看起来似乎是所有人方法之中最为简单的一个了,所以是否可以成功,还要拭目以待。

此时赫连城见状,不由再次开口诋毁道:“陈封,我看你就不要在那里吹牛了,我们这么多人都打不开的兽首,就凭你三言两语的鬼话,想要打开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”赫连城毫不客气的说。

其他人也要跟着说陈封几句解解气,可就在这个时候,只见红色的光芒一闪之下,兽首那个坚硬的嘴巴,竟然慢慢的打开了。

从中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,珠子直接滑溜溜的掉了出来。

羽青衣见了,不由心头一震,惊喜无比,直接上去,将珠子捡起来,一脸的喜色,堂堂羽家家主,竟然瞬间失态了起来。

他走到陈封面前,不停的千恩万谢,恨不得要给陈封磕头。

要知道,这个兽首,在他们家存放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每当父亲的朋友来的时候,都要试试各种奇怪的方法,但是没有一次成功的,没有想到的是,这样一个高难度的问题,竟然直接被存放一语道破,从中解开了这个神秘的锁头,羽青衣的惊喜,自然也可以理解了。

陈封此番终于是在这些人之中扬眉吐气了,这些人看向陈封的眼神充满了复杂的神色。

小雅也是不断的对赫连城翻白眼:“赫连城,你刚才不是说,你们三大家族的人解不开,就没有人可以打开了吗?现在怎么样?你是不是承认,你刚才说的话都是放屁了?”

赫连城气的咬牙切齿,张口就要反击。

可是赫连钰面色一沉,对赫连城呵斥道:“好了,不要在惹事生非,不然的话,送你回青之国。”

一时间赫连城吓的一个字也不敢再说了。

这一次,被陈封露了一手,其他人更是不服气了,一个个吵嚷着要羽青衣将第二个东西拿上来。

第二个抬上来的时候,一眼看去,是一个打呼噜,摇晃起来,在这个大葫芦里面,似乎有某种液体一样。

更奇怪的是,这个葫芦上面没有嘴,就是说没有开口,却在葫芦的外表上,出现了很多的纹路,这些纹路,看起来倒是十分的奇特,有各种的凶猛野兽,看起来倒也是汹涌恐怖。

羽青衣介绍道:“这是一位六七百年前的仙人之物,局势干什么的倒是不清楚,怎么打开,也是一个问题,所以这些事情,就要看在座诸位的了。”

这一次的宝贝,连项凌都不敢抢在前面了,虽然说他们项家对于收藏古物有着很是丰厚的底蕴,但是在这样奇特的葫芦面前,他还是有些吃不定的。

而经过上一次的事情,大家也都看出来了,在羽家的这些东西,一个个奇特无比,如果想要用外力的话,是没有办法打开的。

毕竟人家羽青衣也好,还是那个素未谋面的羽家老祖也好,那都是隐世高手,人家的力量都打不开,跟不用说是他们了。

也就是说,想要打开这些东西,必须要用到脑子了……

说到这一点……

墨风还是有些自信的,此时他一拍脑门说道:“我先来。”

这葫芦的外壳,可以旋转,随着转动,里面的水声也会产生一定的变化。

从这一点来看,倒是十分神奇,葫芦嘴是封起来的,整个葫芦上,一条请细节看的缝隙都没有。

墨门是鬼山国之中,数一数二的门派,在他们门派之中,自然也是有不少的法宝,墨风的见识自然也不会比项凌差多少,此时墨风淡然一笑:“整个葫芦的猫腻在与其内的液体,只有掌握了方法,学会控制里面的液体,只有这样,才能打开这个葫芦。”

墨风说的一本正经,好像真的是这样。

众人眼巴巴的看着他,让他打开这个葫芦。

墨风却嘿嘿一笑,看向薛红雪:“哥们,听说你的能力很特殊,是冰冻,你看看,你能不能,把这个葫芦冻住。”

薛红雪也不在意,直接一甩手,一点冰晶,直接落在葫芦上面,只听咔嚓一声,整个葫芦的表面,直接出现一层冰层,葫芦的中拉你个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确实发生了改变,但是想要打开,却并不容易。

墨风尝试了一番之后,最终以失败而告终。

但是他不服输的性格,让墨风再次想到了一个主意,既然用冰不行,那就用火好了,于是墨风直接喊了一个用火的高手,在这人的火烧之下,这个葫芦依旧是岿然不动,一点异常状态都没有。

一时间,墨风有些黔驴技穷了,用了很多方法,都打不开这个葫芦,所以到了最后,只能放弃。

墨门尝试了一番之后,就是尸魂宗的人了,尸魂宗的人,此番直接用腐烂打发,以及死气将这个葫芦包裹起来,好一顿的折腾,但是最后,依旧是没有办法打开。

如此一来,鬼山国本土势力,算是对这个大葫芦没有了办法,一个个很是好奇的看向青之国的人。

青之国三大家族之中,端木寒张了张嘴吧,直接说;“我放弃……”

这个葫芦太古怪,他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,只能吐槽;“这东西太古老了一些,故弄玄虚,真是太无聊了!”

赫连钰眉头紧皱,看着葫芦皮上的各种图案,仔仔细细的观察之下,似乎有所明悟;“以我之见,想要打开这个葫芦,破解的方法一定在这些图案之中。”

这上面的图案,看不出来具体的形态,一眼看去,给人一种云里雾里的奇特感觉。

赫连钰看了,来来回回的调试一番,但是没有任何的头绪,一时间,他的思绪也陷入僵局之中。

“好吧,我也放弃。”赫连钰没有办法,只能放弃。

项凌看也不看,直接说;“陈封,这要是你还能破开,我项凌算是彻底服你了。”

项凌也弃权了如此一来。

陈封淡淡一笑,看向羽青衣。

羽青衣看到这么多的青年才俊,却无计可施,没有一个人可以破开这个大葫芦,不又是十分苦涩的一笑。

小孩吃什么健脾胃原发性痛经的主要病因淄博男科专科医院

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物
邻医网
银川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